幸福人生 -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9-01 08:00:25   浏览次数:1

《幸福人生》(暂定名)

  作者:无欢


  第二章:


  也不知我睡了多久,迷迷糊糊中我只觉得有个人正伏在我的下身,我的阳具被温暖湿润的感觉所包围,我以为是刘雅静又在索爱,便练眼都没睁爱抚着女人的脸颊和额头。


  我试探着将我的大龟头顶进女人的喉管,但每次只要我一顶到喉咙的入口,女人便发出难过不堪的唔叫声,让我也不敢过于急进,以免顶伤了她的喉头,不过我又不肯放弃这种龟头深入喉管的超级享受,因此我虽然动作尽量温和,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龟头,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,终于还是硬生生地挤入了那可怜的咽喉,虽然只是塞进了半颗龟头,但喉咙那份像被撑裂开来的剧痛、以及那种火辣辣的灼热感,已经让女人疼得溢出了眼泪,女人连忙吐出我的阳具,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,整个人被呛得猛咳不止,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,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平息。


  “要死啦你!”女人娇嗔道,可这声音根本不是刘雅静的声音,我急忙睁开眼,只见白诗兰全身赤裸的跪在我的腿边,满脸红润的喘着粗气说道。


  “白,白姐?怎么是你?”我惊讶的问道。


  “怎么?我不好吗?”白姐明显有些生气的说道。


  “不,不是,白姐你很好。”我看着白姐一丝不挂的诱人胴体:那白里透红、玲珑有致、凹凸分明的完美身躯,我由衷地赞赏道:“喔,白姐,你真美!”


  白姐满脸绯红、迷蒙的双眼含羞带怯地望着我,像是欲言又止、也像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那份感觉,她终究还是未发一语,只是轻咬着下唇,羞答答地把俏脸付下,先是面红耳赤地看了眼前的紫红色大龟头一眼,然后便乖笠地张开她性感的双唇,轻轻地含住大龟头的前端部份,过了几秒钟之后,她才又含进更多部份,但她又似乎凛于它的雄壮与威武,并不敢将整具龟头完全吃进嘴里,而是含着大约二分之一的龟头,抬头仰望着我兴奋的脸孔,好像在等待着我下一步的指示。


  我示意她继续下去。白姐虽然涨红着娇靥,但却乖巧而轻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块,开始仔细而用心地由我的马眼舔起、接着热烈地舔遍整具大龟头,当她的舌头转往龟头下方的崚沟舔舐时,我看着自己被白姐舔得亮晶晶、水淫淫的大龟头时,不禁乐不可支。犹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,白姐更加卖力地左右摇摆着她的臻首,从左至右、由上而下,还着实耗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辛苦地完成了这趟任务。


  白姐也不知是玩出了兴趣、还是想让我早点泄出来。白姐变得热情如火,快速的有她那性感的嘴唇套弄的我的阴茎。我对着白姐说:“来,白姐,你爬上来,我要和你玩69式”。


  白姐乖巧地爬到我身上去,两脚分开跪趴在我上面,她一边继续服侍着我的肉棒和阴囊、一边毫不保留地将她的神秘地带整个暴露在我面前,当我发出啧啧称奇的赞叹声说道:“喔,白姐,你的小屄好漂亮啊!”


  白姐听到这种淫秽至极的赞美,不禁轻扭着她的香臀。我知道白姐早已欲火焚身,所以只是贪婪地爱抚着头上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,也不再答腔,脸一偏便开始吻舐起白姐的大腿内侧,每当我火热的唇舌舔过秘处之时,白姐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,而我也乐此不疲,不断来回地左右开弓、周而复始地吻舐着白姐的两腿内侧,只是,我的舌头停留在蜜穴口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,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白姐,再也忍不住地喷出大量的淫水。


  看着白姐胡乱摇摆的香臀,加上充满了屋内的浪啼声,我淫欲更盛,忽然大嘴一张,火辣辣地将白姐那粉红色的秘穴整个含进嘴里,当我猛吸着那潺潺不止的淫水时,白姐便如遭蚁咬一般,不但嘴里唏哩呼噜的不知在喊叫些什么,整个下半身也疯狂地旋转和颠簸起来,然后我便发觉白姐已经溃堤,那一泄如注的大量阴精,霎时溢满了我的半张脸庞,而喷洒在我嘴里的淫水,散发着白姐身上那份类似菊花的特殊体味。我知道这正是讨好美人心的最佳时刻,我开始贪婪地吸吮和吞咽着白姐不断奔流而出的淫水,并且卖力地用我的唇舌与牙齿,让白姐的高潮尽可能地持续下去,直到她双脚发软,从嘶叫的巅峰中仆倒下来,奄奄一息地趴伏在我身上为止。


  我并未停止吸吮和舔舐,继续让白姐沉溺于被我舔屄的快感中,而且为了彻底征服白姐的肉体,我忽然翻身而起,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以后,又迅即匍匐在白姐的两腿之间,当我把脑袋钻向白姐的下体时,白姐主动地高抬双腿,而且用她的双手将自己雪白而修长的玉腿反扳而开,露出一付急急于迎合男人插入的曼妙淫态,但我并不想现在就让她得到纾解,我把脸凑近那依旧湿淋淋的洞穴,先是仔细地观赏了片刻那窄小的肉缝和大小阴唇以后,再用双手扳开阴唇,使白姐的秘穴变成一朵半开的粉红色蔷薇,那层层叠叠的鲜嫩肉瓣上水渍闪烁,更为那朵直径不足两寸的秘穴之花增加了几许诱惑和妖艳;我又不禁赞美道:“白姐,你的小屄好美啊!”


  说罢我开始用两根手指头去探索白姐的蜜穴,我先是缓慢而温柔的去探测阴道的深浅,接着再施展三浅一深的抽插与开挖,然后是指头急速的旋转,直到把白姐的浪穴逗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小黑孔之后,我才满意的凑上嘴巴,再度对着白姐的下体展开更激烈的吸吮和咬囓;而这时白姐又是气喘嘘嘘的哼哼唧唧不已,她大张着高举的双腿,两手拼命把我的脑袋往下按向她的秘穴,她努力弓起身躯看着我在她胯下不断蠢动的头部。


  我听着白姐如泣如诉的哀求,手指头依旧不急不徐的抽插着她的阴道,舌头也继续舔舐着阴唇好一会儿之后,才看着白姐那又再度淫水泛滥的蜜穴、以及那颗开始在探头探脑的小阴核说:“白姐,要不要我再用嘴巴让你再高潮一次啊?”


  白姐微喘着气说:“小吴,姐姐不行了,你快进来吧。”


  听到这里,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起身换了个位置,把白姐的双腿抬到肩上,龟头对准了白姐的蜜穴,腰部一沉,整支大肉棒便没入了白姐那又窄、又狭的阴道内。白姐早已淫水泛滥,所以我的巨大的阴茎,很轻易的一插到底;而白姐,也热烈响应,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我的后背,尽情迎合着我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,两具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……终于,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叫床声,已经转变为沙哑的轻哼慢哦。我和白姐都沉醉在高潮的余韵当中。白姐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胸口,轻声说道:“小吴,谢谢你。”


  “谢什么,能为白姐服务我死也愿意。”


  白姐捶了我一下,“别瞎说,姐这辈子就这样了,能遇到你,是姐的福气。”白姐一脸落寞的说道。


  对于白姐家的事我多多少少有些了解,听说白姐偷人,在床上被她老公逮个正着,逮到的时候她一丝不挂,正被压着。然后就离婚了,白姐净身出户,啥要求都没敢提!连孩子都不让看,说孩子妈妈是个骚货,对孩子名声不好!


  “白姐,你”看着我怀里的白姐,我鼓起勇气想要问问她从前的事,可又怕她伤心。


  “你觉得我是个骚货吗?”


  听到白姐说自己是骚货,我感到很难受。“你之前到底怎么回事?怎么被逮到的?还在家里!”我终于鼓足勇气问道。


  白姐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,恨声道:“我被那个混蛋算计了。”


  “谁?怎么回事?”我道:“你没向老公解释解释。”


  白姐说道:“解释什么,他看到的时候,我正被人压着肏呢!怎么解释,再解释也是他老婆被人上了。关键是孩子爷爷奶奶不依不饶,接受不了我这个破鞋儿媳妇,怎么也是离婚。”


  也许是白姐需要发泄,需要人倾听,我和她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,听她倾诉。


  事情从五年前就开始了。那年白姐的孩子两岁,白姐给孩子断奶了,断奶之后,白姐的体型回复的超乎意料的好。生了孩子后老公和婆婆家都不想让白姐在继续工作了,白姐只好在家带孩子,无聊时就上上网聊聊天。有一天一个附近的人加她聊天。白姐和对方聊起来,对方很能聊,也很了解女性,聊得白姐很开心,后来就经常和这个人聊天。


  说来也奇怪,这个人似乎很了解白姐,每次聊天都让白姐心情大好。后来那人天天和白姐聊天,很快两人就变得很好的网友。对方也开始言语无忌,经常开点荤玩笑,不过分寸拿捏的很好,让白姐也反感不起来。开始不是很适应。不过很快,白姐就习惯了,对方也更加肆无忌惮了。


  后来,每次告别的时候,对方还会要求啵一个!开始白姐会说:“我有老公,别开玩笑!”


  对方道:“有什么关系,又不是真的!网聊而已!”


  后来白姐慢慢的也接受,最后也会告别的时候,给对方一个亲吻的表情。


  对方还经常说:“真羡慕你老公,经常摸你的大奶,一定很爽!”“真想舔你的美脚”之类的话。


  让白姐感到异样,但是身体却感到很受用,还会燥热。白姐的老公是个公务员,是一个公路管理站的领导,不过工作的地方在外市,两三个星期才回一次家。闲下来的白姐,对性的需要越来越强烈,可是老公不在家,常让白姐感到空虚寂寞。


  越来越受不了对方的言语挑逗,后来白姐有时会和对方聊天的时候,被对方调戏着自慰,让白姐很羞愧。但是同时对对方也越来越放松,越来越依赖。


  有一天晚上,聊天的时候,对方突然说:“美女,我知道你奶子很大,很漂亮。能不能让我看看,拍个照片给我看看你的大奶子。”


  白姐一愣,脸一红,回道:“别,人家有老公!”


  “这有什么关系,你老公又不在家,怕什么!再说就是看看奶子,又不让你拍脸!”


  白姐还是有些沉默


  “算了,看样子,你还是看不起我,连这点要求都满足!”


  对方沉默了,白姐有些举棋不定,对方的沉默让她心慌,竟然怕对方生气,不理自己,回道:“好吧!”


  白姐脱下睡裙的吊带,露出两只白皙硕大的美乳,颤抖着拍了一张自拍,然后一咬牙就发出起来。心突突的直跳,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竟然给自己的乳房拍照片给老公以外的男人看。


  很快对方回信了:“哇塞!好大好白的大奶子,好漂亮,真想咬一口!”


  对方的赞美,让白姐莫名其妙的一阵高兴,心也平静了。


  “哇塞,你的大奶子一定很柔软,很有弹性,真想摸一摸。估计两只手都握不住一个,真大,真想抓着你的大奶子,好好的揉捏一番,把你的奶子抓爆了!”


  白姐笑着给对方回信:“流氓!”同时对方的言辞也刺激了白姐,让白姐感觉到下体很痒,感觉自己的大奶就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揉捏,这双手还不是自己老公的。


  “我就是流氓,我要*奸你,把你的奶子给玩爆了!”


  一起来的还有一张图片,天!竟然是一个男人鸡巴的图片,鸡巴很大,油亮紫红,红彤彤的龟头很吓人,鸡巴青筋暴起,看起来很强壮很粗大的样子。鸡巴真的很大,翘挺的龟头比男人的肚脐都高。另外还有一个尺子比划着鸡巴,刻度清楚的标示着二十六厘米。


  白姐愣愣的看着图片,心中惊叹“好大,好强壮!”,感觉自己两腿间被火在烧,白姐难受极了。


  对方发个得意的照片:“你给我看奶子,我给你看看我的鸡巴,大不大,比你老公的鸡巴大多了吧!哈哈,我的鸡巴比一般男人的大两倍。”


  “怎么样,很大吧!好多女人喜欢被我的大鸡巴肏!大鸡巴肏屄最舒服了,哈哈。你有没有被大鸡巴肏过!”


  “没有!流氓!”


  “呵呵,真可惜,大鸡巴肏屄可舒服了,你要不要试试被我的大鸡巴干一回,保证干的你爽死!”


  “流氓,越来越不像话了,再这样不理你!”虽然拒绝,可是白姐却夹紧双腿,一只手在两腿间摸索,眼前都是大鸡巴的样子,感觉到自己的屄似乎在被大鸡巴侵犯。


  “呵呵,美女,我鸡巴都给你看了,你的屄也给我看看吧!”


  “不行,屄不能给你看!人家已经对不起老公了。再这样开玩笑,我真不理你了!”


  “可是我的鸡巴你都看了!”


  “我又没要看。好了,我要睡觉!”白姐惊慌失措的关了微信,她害怕会越来越失控。


  可是白姐的小腹不停的绞痛,不一会忍不住打开手机,打开大鸡巴的照片,看着,不停地自慰,还发出喃喃细语:“肏我,大鸡巴肏我!”


  第二天白姐又和对方聊天。


  对方聊道:“不理你了,我伤心了,我鸡巴都让你看了,你屄不让我看,没意思,不聊了!我生气了!”


  感觉对方赌气,好像要不到玩具的孩子,白姐笑了:“好了,别气了,晚上让你看,行了吧!”


  “我不信,现在就让我看!”


  “神经啊!人家婆婆公公都在呢!”


  “找个没人的地方,拍一张给我看看!”


  “能不能晚上!?”


  “不行!我怕你说话不算。”


  “好吧!”白姐一咬牙,走进卧室关上门,撩起裙子,脱下内裤,坐在椅子上,双腿打开,手机对着自己的阴部,一咬牙拍了一张,发了过去。


  对方很快回信,一个兴奋的表情:“我,美女,你的屄好美!屄毛真漂亮!就是屄穴看不清,离近点,拨开穴穴,拍个特写给我!”


  做什么事,就怕第一次,已经有了第一次,下面就顺理成章了。虽然白姐回了对方一个“流氓”,但还是拨开了自己的屄,拍了一张清楚的特写发给对方。


  “哇!美女,你的屄好嫩,真想大鸡巴肏你的骚屄!”


  对方“骚屄”这样的肮脏的字眼,不但没让白姐反感,反而让她感到刺激,小腹抽疼。


  “骚货!我的大鸡巴想肏你,狠狠的肏你的骚屄,肏的你骚屄合不拢!”


  对方侮辱的话,让白姐,小肚子好难受,就真的好像有强壮的大鸡巴肏进去了,来回的肏。不由得开始呻吟自慰。


  “骚屄,我的大鸡巴肏死你!”


  “白是不是想我的大鸡巴肏你。想的话,拿你的高跟鞋插进屄里,幻想我的大鸡巴肏你!”


  白姐像着了魔一样,听从对方的话,从鞋柜拿出一只高跟鞋,在鞋跟套上套子就插进自己的屄里。


  “插进去没有,拍个照片给我看看,我想看你骚屄被高跟鞋插的屄样!”


  白姐没有多少犹豫,就拍了照片,一个高跟鞋深深的插进屄里的照片,就发给了对方。


  “肏,真骚!高跟鞋来回插自己的屄,使劲插,幻想被我的大鸡巴使劲肏!


  白姐手握着高跟鞋,疯狂的插着自己,插的屄穴噗噗的响。


  晚上回到家,对方又发信息问:”家里有大黄瓜吗?“”有啊,干吗?“


  ”嘻嘻,我想看你的骚屄被大黄瓜插的骚样?“”流氓!“最后白姐还是没能拒绝了对方的要求。


  过了两天,对方发信息道:”想不想被我的大鸡巴肏,我的鸡巴可比大黄瓜插起来舒服多了。“白姐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  对方又道:”我想看看你,你不来看看我吗?真让我伤心。“第二天,白姐穿着一袭黄色的长裙,黑色的细带高跟凉鞋,很清爽,美丽!来到对方给的住宅门口,有些忐忑,就要和自己的网友见面了,这次见面意味着什么,她心里有数,感觉有些对不起老公。心里安慰自己:”我这次来,是和对方说清楚,以后划清界限。“终于,白姐按响了门铃,打开门的是一个大概30岁看上去很健壮黝黑的男子,在门打开的那一刹那,男人给白姐一个大大的拥抱,这一抱让白姐全身都酥麻了。


  白姐不知道是怎么进的卧室,她只知道眼前这个男子技术很好,不论是吻功,还是玩奶的手法都不是白姐所能应付的,尤其是白姐的大奶子,这两年不但变得硕大,也变的更加敏感,在男子古今绝学抓奶龙爪手的蹂躏下,变化着淫乱的形状,也抽干了白姐的力量。


  很快白姐的美腿被男子的粗腰顶开,小内裤也被扒下来,挂着一只脚踝上。


  男子熟练的抱起白姐的大腿,一翻,将白姐的美腿扛在肩上。


  ”不要!“感觉得对方的大屌顶住了自己的屄穴,白姐羞愧的挣扎,试图用她已经娇软的身体反抗。


  ”啊!“但是,此时哪还由得了她,悲惨的发出一声清鸣,就被男子狠狠的刺穿了身体。白姐眼角流下一行泪,是屈辱,是羞愧,还是解脱。她实在无法面对,自己有一天会背叛自己的丈夫。


  男子兴奋的粗腰猛抬狠落,啪啪的肏击的白姐下体直响。白姐从来没被这样强壮凶猛的日肏过,自己老公是很温柔,从来没有这样粗暴。但是这种感受很充实,也是她最渴望的,似乎女人就是要被这样凶猛的鞭挞,才能感到满足。这也让白姐有些承受不住的开始呻吟,本来她是不想示弱的,打定主意,即使被奸淫也绝不发出声音,算是一种无言的反抗可是这种反抗,却被重重的几下肏干,肏的支离玻碎。


  ”啊!啊!“白姐如哭如泣的呻吟,同时白姐眼泪哗哗的流出来,为自己的不争气而羞愤,说好了,不出声,可是自己竟然发出这么淫荡呻吟。


  不过此时的男子却异常的兴奋,大鸡巴使劲肏啊肏,肏的白姐美妙的小腿摇啊摇,在男子的肩膀上淫荡的摇曳,明黄色的小内裤也挂在一只脚踝上,晃来晃去,好像投降的白旗,预示着一位人妻少妇即将被征服的开始。


  白姐被肏的很辛苦,从来没有被这么大的家伙干过,白姐感觉自己屄好小,根本容不下对方的巨大,她能从凶猛的撞击中,感到对方的巨大好似大炮使劲的轰击自己身体的最深处。剧烈的撞击让她有一些明悟,自己身体里有一处叫做子宫的地方,子宫的门户子宫颈,正在被暴徒凶猛的攻击,即将失守。但是她悲哀的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办法,避免这件事的发生。


  终于”哇呀!“一声,白姐在男子压迫的怀抱中,拱起来那让人干着很柔韧性,很舒服的小腰,美脚绷起不停地颤抖,美丽的俏脸仰着,流着泪尖叫。她的子宫终于被攻陷,从没打开过的地方,被一个巨大粗暴的打开,并且在里面肆虐。


  男子相当的得意,健壮的身子压着白姐,粗腰抬得高高,每一下都无比大力的使劲捣肏着身下的人妻少妇。也不管身下的人妻少妇是不是受得了他的巨大,凶残野蛮的把他粗壮巨大而坚硬的家伙,一次次强行塞进对方的身体,完完全全,一点不剩的完全塞进去。


  男子能清楚的感觉到,人妻少妇美妙的肚子紧紧地包裹自己巨大的爽快,不由得得意的笑了:”肏,人妻少妇的屄,肏起来就是不一样,紧紧裹着老子的鸡巴,真是要命!骚货,老子肏死你!“”不要,求求你别肏了!“白姐梨花带雨的求饶。”好啊!“男子真的不动,大鸡巴深深的插着白姐,一动不动。


  这种平静,很快让白姐受不了,巨大充满体腔,却不动弹,子宫和屄道都酥痒的难受,慢慢的白姐忍不住开始扭动她骄人的柳腰。一点一点,动作越来越大!


  ”哦,哦!“白姐压抑不住的发出诱人的呻吟:”动一下,啊!“男子嘿嘿一笑:”你说什么?“


  ”动一下,哦,哦,动一下!“


  ”呵呵,骚货你说什么,动一下,怎么动?是让我的鸡巴拔出来吗?“”不是,哦,是插一下!“白姐羞耻的说道。


  ”嘿嘿!“男子无耻的说道:”插一下,你说的意思是不是肏一下,肏你对不对?是让我的大鸡巴肏你吗?“白姐脸色晕红,这种羞耻的字她说不出来,但是下体的瘙痒让她很快妥协了,轻声道:”是肏,你肏吧!“男子哈哈大笑:”你说清楚点,是让我肏你吗?是让我的大鸡巴狠狠的肏你的骚屄吗?“白姐闭上双眼,咽下最后一滴泪,轻轻的嘶喊:”肏我,用你的大鸡巴肏我,肏我的骚屄!“”哈哈哈,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就不客气!“


  立刻,房间内响起响亮的肏屄声,男子强壮的身体剧烈的起伏,每一次都几乎把大鸡巴完全抽出白姐的身体,然后在凶猛的捣回去。白姐雪白柔弱的肚皮,极有弹性的丰臀,被他肏的压扁弹圆,在硬木板床上,砰砰的跳动。


  ”啊,啊!“白姐不堪征战的呻吟着。


  男子近乎猖狂的大笑:”肏死你,骚屄,老子干死你这个贱屄!你个骚屄,你也有今天,老子今天不肏死你,老子不姓杜!今天老子要肏烂你的骚屄!哈哈哈,肏死你,贱屄,给老子叫!“白姐屈辱的不想叫,但是对方每一次大鸡巴都狠狠的肏进她从没被肏过的子宫,那种粗暴酸麻,痛楚而有舒爽,让她实在忍不住的尖叫。


  ”哈哈,叫的真骚!骚屄,再给老子叫大声点!“”哦,哦,啊,啊!“


  ”骚屄,说自己是肏屄欠肏!“


  ”不说是吧!有个性,我喜欢,这才是我想肏的骚货!“说完男子大鸡巴深深的插在白姐的屄穴子宫里边,慢慢的研磨搅动。这种感觉既舒服却又不解渴,不一会白姐的小腰就开始扭动,轻声的喊着:”肏我,肏我!“男子笑道:”肏你,你是不是骚屄,是不是欠肏?不是骚屄,老子可不肏,不欠肏老子可不肏你,我可不想被告*奸!“白姐崩溃了,屈辱的喊出来:”我是骚屄,我欠肏,肏我,大鸡巴肏我!“她知道自己这声骚屄喊出口,自己就再也没有回头路,以后就完全是个堕落的女人,可是她已经忍受不住性的诱惑。


  ”哈哈,原来是个骚屄,欠肏啊!好说,老子就好好肏肏你,肏死你,骚屄!“啪!啪!啪!激烈的肏屄声在屋内回荡,还有白姐淫荡的呻吟。


  真是暴力淫靡的场景,强壮黝黑的男人,压着雪白美丽的女警官使劲爆肏,肏的白姐雪白的美腿不停地开合、不停颤抖,被凶猛的日肏着。


  还有一个声音叫嚣着:”肏你个骚屄,骚屄!喊老公!“”老公,哦!“


  ”肏你,贱屄,管谁都喊老公,日死你,给我喊,老公我是骚屄,老公肏我的骚屄。“”老公,哦,我是骚屄,啊,老公,哦,肏我的骚屄,啊,老公,哦,哦。“凶猛的肏屄声,响彻整个房间,与此同时还有如哭如泣的呻吟:”肏我,我是骚屄,哦,哦,老公,哦,肏我!“



共1条数据,当前1/1页